兩重磅會議29次提金融監管,釋放什么信號?

行業資訊 07-19 10:25

     

      兩個重磅會議29次提到金融監管

  ——加強金融監管協調、補齊監管短板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7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開,這次會議對金融工作進行了全面部署;隨后在7月17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六次會議召開,這次會議的重點內容之一就是對“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作出要求。

  記者注意到,這兩次重磅會議,在金融監管方面著墨頗多。其中,全國金融工作會議22次提到金融監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六次會議也7次提到金融監管。

  梳理兩次會議的表態可以看出,高層對金融監管的重視程度可謂前所未有。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要加強金融監管協調、補齊監管短板。要健全風險監測預警和早期干預機制,加強金融基礎設施的統籌監管和互聯互通,推進金融業綜合統計和監管信息共享。

  “要堅持從我國國情出發推進金融監管體制改革,增強金融監管協調的權威性有效性,強化金融監管的專業性統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及時有效識別和化解風險。”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還要求。

  “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金融監管能力必須跟得上,在加強監管中不斷提高開放水平。”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六次會議則提出,要結合中國實際,學習和借鑒國際上成熟的金融監管做法,補齊制度短板,完善資本監管、行為監管、功能監管方式,確保監管能力和對外開放水平相適應。


  為什么如此強調金融監管?

  ——“強監管”將成為金融領域的重要特征

  那么,這兩次重磅的會議為什么把金融監管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呢?這還要結合當前中國面臨的國際國內經濟金融形勢來尋找答案。

  央行近期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7》指出,當前國際國內經濟金融形勢依然復雜嚴峻,存在不少突出矛盾和問題。從國際看,世界經濟仍處于緩慢復蘇進程中,全球保護主義、逆全球化、民粹主義抬頭,復雜性、不穩定性、不確定性進一步凸顯,可能出現更多“黑天鵝”事件。

  從國內看,經濟金融穩定運行的基礎還不牢固,經濟下行壓力依然較大,區域和行業走勢持續分化,挑戰和風險不容低估。非金融企業杠桿率高企,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率“雙升”,一些地方政府變相舉債存在隱患,熱點城市高房價和部分三、四線城市高庫存并存,金融產品創新無序發展等風險值得關注。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對中新網記者分析,當前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新業態層出不窮,市場化和國際化程度不斷提高,同時金融業本身也出現很多新變化、新問題、新挑戰,而且最近一段時間金融領域風險事件發生比較多,嚴重影響金融市場秩序,損害投資者合法利益,金融機構內部違紀違法案件也屢屢發生,這些現實變化和問題都迫切需要加強金融監管、提升監管能力和完善監管體制。

  “過去幾年當中,金融領域積累了一些風險,而這些風險很大程度上跟金融監管自身存在的問題相關。”中國社科院金融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對中新網記者表示,原有的分業監管體系不適應當前混業經營的快速發展,分業監管框架著重于機構監管,而對于交叉領域的業務創新存在很多監管空白,規則不統一,監管協調比較低效,出現很多監管真空,導致過度套利行為和潛在風險。

  曾剛認為,強調金融監管,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防范金融風險,更好讓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可以預期,未來一段時間,“強監管”將成為金融領域的重要特征。

  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應運而生

  ——央行將履行辦公室職責

  縱觀兩次重要會議,對如何加強金融監管、提升金融核心競爭力,提出了諸多新招、實招。其中,最引人關注的是,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強化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范職責。

  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橫空出世,意義深遠。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局長陸磊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金穩會的主要職能是統籌金融改革發展和監管,統籌協調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產業政策等,增強監管協調的權威性和有效性。

  記者注意到,央行7月17日召開會議提出,要進一步深化金融體制改革,擴大金融對外開放,履行好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職責,加強金融監管協調。

  有人會問,在2013年已建立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的情況下,為何還要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

  在曾剛看來,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目的之一就是加強金融監管協調,在分業監管下很多交叉領域無法覆蓋,需要更高層級的機構來協調不同監管部門規則和政策的統一,還有事后的追責。而且,很多風險問題還涉及地方、其他部委層面,比如地方債涉及財政部門,因此,需要把跟金融相關、系統性風險相關的主體全部納入監管框架內,從綜合統籌角度考慮,實現對所有風險全覆蓋,真正實現對每種風險的穿透。

  趙錫軍也認為,當前金融業進入新階段,很多業務界限不再分得那么清楚,不再是銀行歸銀行、證券歸證券、保險歸保險,跨市場交叉業務越來越多,帶來跨市場風險和跨市場套利,在多頭管理的情況下,監管協調不順暢,因此,需要設立更高層次的組織架構,進行頂層協調和設計安排,以改變“九龍治水”和“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狀況。

  “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穩定和發展是其兩個關鍵詞。”趙錫軍表示,從現階段來說,成立這個委員會,要先把金融領域不穩定、風險過高的因素化解掉,把基礎穩固好,然后在此基礎上,推進貨幣、企業、金融產品和金融制度走出去,從而讓金融真正成為國家的核心競爭力。

轉自中國新聞網

警告!請登錄后再收藏
您已收藏過此文章
幸运农场怎样玩容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