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錢荒:除了市場因素 人事變化中嗅到一絲不同

猛料直通車 09-23 09:38

龍訊財經2019年9月23日訊】上周,美國貨幣市場上的美元流動性突然吃緊,隔夜回購利率曾一度飆升至10%,為此紐約聯儲在時隔10年之后,重啟正回購操作,并且自上周二開始連續四天向市場注入短期流動性,9月17日531.5億美元、9月18日750億美元、9月19日750億美元、9月20日750億美元,而且紐約聯儲在20日的公告中明確:自9月最后一周(23-27日)除了每天進行750億美元的隔夜正回購之外,還將進行三次每次300億美元規模的14天正回購,之后9月30日至10月10日期間,只進行每次750億美元的隔夜正回購操作。即在10月11日前,美聯儲保持增加市場流動性1000億美元流動性水平。

  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美元錢荒的呢?

  短期看,企業繳稅和銀行認購國債繳款導致銀行體系流動性暫時減少,以及9月5日以來,10年美債收益率出現了一波快速回調,由1.4%左右最高回調至1.9%上方,幅度超過40個基點,由此導致部分市場投資者用于杠桿操作抵押品估值縮水后出現了融資缺口。

  除此之外,也與美聯儲負債和其利率工具的變化變動密切相關。

  首先,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之后,為了消除銀行存在美聯儲的存款準備金對其利差的不利影響,自2008年10月份開始美聯儲開始向銀行的存款準備金支付利息(危機前美聯儲是不付息的),利率就是超額準備金利率(IOER),相應銀行即便是將資金存入聯儲,也能獲得相應利息收入,在危機期間,此操作無疑有助于銀行資產負債表的修復。

  其次,從2018年6月開始,無論是美聯儲的加息操作,還是在今年以來的降息操作中,有了一個顯著的變化,聯儲開始將超額準備金利率(IOER)逐漸壓低至聯邦基金利率(EFFR)下方,9月份降息之后,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降至1.75-2%,而超額準備金利率(IOER)則降至1.8%。而2018年6月份之前,IOER一直是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的上限保持一致的。美聯儲之所以如此操作,無非就是縮減銀行在其上繳的存款準備金規模,截止到今年9月18日,銀行的超額準備金余額已經由2018年6月初的2萬億美元降至1.4萬億美元,2014年10月份其峰值高達2.8萬億美元。

  超額存款準備金余額與(EFFR和IOER)利差變化的關系

  數據來源:Wind

  第三,然而自2018年12月份開始,美國的有效聯邦基金利率與IOER的利差,由負轉正,反映出銀行等金融機構美元頭寸發生了巨大變化,反危機期間持續的極度充裕狀態已經結束,而這一變化發生時,銀行的超額存款準備金余額開始低于1.8萬億美元。而就是9月17日,該利差突然飆升至25個基點,美元貨幣市場的流動性出現了“錢荒”,有效聯邦基金利率(2.30%)嚴重偏離了當時聯邦金利率目標區間中樞(2.125%)。

  可見,美聯儲對于市場流動性的判斷應該是出現了明顯的偏差,以至于在9月17日急忙重啟正回購,而且暫時在10月10日之前,通過隔夜和14天正回購工具的組合,給市場注入近1000億美元的流動性,但是若以1.8萬億美元超額準備金余額為標準,臨時安排的1000億美元,可能還不足以徹底消除美元錢荒。由于負責市場流動性監測和操作的是紐約聯儲,因而美聯儲可能出現的“失策”的背后原因,應該是在紐儲身上。

  今年5月份,在紐約聯儲內部,曾出現了重大人事變化,只不過當時幾乎所有市場的目光都被國際貿易摩擦反復所吸引,而可能忽略此變化。2019年5月底,紐約聯邦儲備市場交易小組負責人西蒙·波特(Simon Potter)突然宣布辭職,與其一同辭職的還有紐約聯儲金融服務小組負責人理查德·吉納(Richard Dzina),意味著承擔維護美國金融市場穩定的“暴跌保護小組”第一號和第二號重要人物同時離開了聯儲。當時市場有傳言稱,西蒙·波特是被現任紐儲主席約翰·威廉姆斯(John C. Williams)炒了魷魚的。

  西蒙·波特和查德·吉納均是前任紐儲主席威廉·杜德利(William Dudley)的重臣,在而兩人辭職公告中,公開了一些兩人的信息:

  西蒙·波特是于1998年6月加入紐約聯儲,曾擔任紐約聯儲經濟研究部主任和研究與統計小組聯席主管,2012年6月成為市場交易小組負責人。波特在美聯儲的金融穩定工作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包括為2009年美國銀行壓力測試的設計做出了貢獻。

  查德·吉納是于1991年6月加入紐約聯儲,擔任銀行審查員,2015年7月成為執行服務部副總裁兼金融服務部負責人,負責管理Fedwire(美國支付系統中心的關鍵網絡)。

  由此可見,波特和吉納分別負責著紐儲的市場交易和市場監測,相當于是美聯儲和華爾街之間最為重要的操盤手。而且波特主管紐儲市場交易以來,代表市場波動的VIX指數持續處于歷史低位(市場穩定的重要標志)。

  而就在兩人辭職后,美聯儲馬上開始驅趕銀行超額存款準備金的動作。

  至于現任紐儲主席約翰·威廉姆斯,之前是舊金山聯儲主席,則一直是受到市場質疑,尤其是他宣稱不太在意市場的短期波動,而最近一次他關于美聯儲可能于9月份降息50個基點的公開表態,更是讓市場波動加劇,之后美聯儲不得已公開辟謠。約翰·威廉姆斯是于2018年6月接任紐儲主席,應該是深受鮑威爾信任和重視的聯儲官員,而鮑威爾是被特朗普提名的,而且也是30年來首位沒有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的美聯儲主席,但是自鮑威爾執掌聯儲以來,來自特朗普的之手畫家的壓力與日俱增,以至于市場對于美聯儲獨立性的質疑越拉越重。

  因此,針對此次美元錢荒,除了找尋客觀原因之外,人的主觀原因恐怕也不能忽視,從白宮的特朗普,到美聯儲的鮑威爾的,再到紐儲的威廉姆斯等等一串人名的背后,我們還是能夠嗅到一絲前所未有的不同。

警告!請登錄后再收藏
您已收藏過此文章
幸运农场怎样玩容易中